00后退役军人大学生 青春在抗疫一线闪光

05-27

本轮上海疫情发生后,近万名退役军人响应上海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紧急征召,报名抗疫志愿者,奔赴疫情防控一线。其中,年龄最小的是21岁的大学生,因为比同龄人多了一段当兵的经历,便多了一份军人的责任和担当,用一腔退役军人的青春热血,为上海抗疫贡献青春力量。

陈迎禧:国旗班战士为社区“站岗”

去年刚退伍的陈迎禧,曾是武警上海总队“南京路上好八连”中队的一名国旗班战士 。继续回校学习没多久,就遇到这波疫情。封控前,陈迎禧是一名巡逻校园的“大白”,学校改线上教学回到了浦东新区康桥镇的家中。他和父母商量:“我当过兵,年轻,在群众最需要的时候,应该站排头、打头阵。”在父母的支持下,陈迎禧成为小区志愿者,负责快递、外卖物品的消杀以及物资搬运。

小区有5000多住户,封控期间,快递、团购和政府发放等各类物资,少时几百,多时几千余份,作为物品转运最后一道关卡,消杀任务要求高,责任大。为了小区居民的健康安全,他拿出了在国旗班时的较真态度,始终严阵以待,对所有物资逐一进行有效消毒作业。一轮班次下来,不仅要忍受刺鼻的气味,还要忍受防护服里“洗桑拿”的感受。

轮值时经常遇到放下东西就想走、不肯配合出示核酸报告的快递小哥,陈迎禧像哨兵一样严格,一个都不放过:不出示核酸报告,快递就到不了客户手里,也直接影响你的业绩……遇到这般较劲的“大白”,快递、外卖小哥也纷纷配合。

陈迎禧说,再苦再累,也要为社区站好岗,为大家守住这道“安全”关。

檀志鹏:与前辈战友一同“扛大梁”

大一学生檀志鹏,曾经服役于东部战区海军某部队。一家三口,父亲天天在街道抗疫,他与母亲都是小区志愿者。获悉上海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招募令后,他立即报名成为所在退役军人志愿者小组中唯一的“00后”。

“作为一名青年,为社会做贡献,是我应尽的义务。作为一名退役军人,我希望能够在志愿服务中磨练意志。”临行前,檀志鹏在日记中写道,“此时此刻,我想到抗疫一线去的初心一如3年前参军的初心。”

4月11日,檀志鹏跟随宝山区退役军人抗疫应急先锋队第三小组来到某食品公司支援。他跟随年龄相当父辈的队员,负责搬运保供食品物资。整整两天,他和战友们像是流水线般配合默契,确保物资尽早保障到位。完成任务那刻,他才感觉腰都直不起来,小腿都在颤抖,现场却没有一个人有怨言,每位战友都让他钦佩不已。而看到队友们接着又马不停蹄奔赴下一个“战场”,他深受震撼,于是也报名前往疫情严重的张庙街道泗塘一村,协助医护人员做核酸采样的志愿者。套上大白的那一刻,站在真正的防疫一线,军人的使命感又回来了。

组织居民下楼做核酸,保持安全距离、有序排队,看似简单的流程执行起来却不简单,那段时间,檀志鹏常常因为维持秩序而喉咙嘶哑,皮肤也因为长时间流汗而红肿,但他的内心激荡着冲锋的力量。

同行的队友发现还有一个“娃娃兵”,更是暖心地指导与帮助他。许多队员感叹道:我家的00后还在睡大觉呢,这当过兵就是不一样!

陆陈嘉澔:“轻伤不下火线”

上海济光职业技术学院的大学生陆陈嘉澔曾是一名空军战士。3月中旬,居家的陆陈嘉澔就报名当起了社区志愿者。当看到上海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发出的志愿者招募令后,他立即报名应征。

4月16日,陆陈嘉澔被编入上海北外滩一隔离酒店信息组。3人一组,承担着该隔离酒店所有信息报表的统计、制作与汇总,以及辅助医疗组等工作。面对各类多达几十项的表单数据,还有完全陌生的疾控专业名词,他凭着空军战士的严谨和细致,将错综复杂的报表和数据理顺,并提议增加数据核对程序,确保每天的上报率准确无误。

4月23日,陆陈嘉澔所在的信息组里,两名同志相继被隔离,信息组仅存陆陈嘉澔惟一一名战斗员。在补替志愿者暂未到岗的情况下,他独自扛下了原本3个人的活,而此时的他,已在几天前因过度劳累诱发了扁桃腺炎。第二天陆陈嘉澔也被判为密接者就地隔离。但他独自一人边隔离边值守,克服困难,超负荷坚守岗位,一直坚持到3天后替补志愿者到岗。当为期14天隔离结束时,表现出色的陆陈嘉澔被点名表扬。而本该回去休息的他看到组里还是缺人,又毫不犹豫投入到紧张忙碌的抗疫战斗中。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等,请给我们留言。
友情链接